QQ截图20130529221205_meitu_1

对不对与美不美

同一道菜,不同人品尝,从味蕾到传感神经,再到大脑味觉中枢,感受到的味道不尽然相同。

但真正的美食会被流传,时间会印证它们的价值。

在一句“好吃”的背后,其实有个问号,“好吃的衡量标准是什么?”衡量标准决定了价值判断的结果,有人喜辣有人爱甜,他们对好吃的定义必然不同。

王小波在《沉默的大多数》中说,“当我们认真地评价艺术时,所用的标准和科学上的标准有共通之处,那就是不依据现世的利害得失,只论其对不对(科学)、美不美(艺术)。此种标准我称为智慧的标准。”

当一件事跨越了科学和艺术两个领域,涉及到了美的主观性的考量,衡量标准往往就不会是非黑即白,多个主观意见可能都对,可能都错,可能一部分对一部分错。印证了一方是对的,也不足以说明另一方是错的。

你可以评判一道菜食材不新鲜、火候不到位,这是科学;但涉及到盐放的是多还是少,这就是主观判断了。

产品同样是跨越科学和艺术的一件事,在科学角度,交互需要符合逻辑、代码需要能够正常运行。而在艺术角度,更多时候不是非P即Q,在两个“还可以”的方案里是选不出最佳方案的,角逐往往存在于“怎样可以更好”的自我追问中。王荆公作“春风又绿江南岸”一句时,原来“绿”字是“到”字,后来改为“过”,后来改为“入”,又改为“满”,改了十几次后才定为“绿”字。打磨到最后,足以眼前一亮,那已经实现了一步自我的超越了。

而在“对不对,美不美”的推论过程中,又会有一些科学标准可以沉淀为客观规律。

总有一些人能洞若观火,一眼看出悬而未决、曾经让你心里划过问号却又一闪而过的漏洞,他们能看到大多数人忽视的常识。

总有一些事,能让怀揣梦想的产品人感到兴奋。兴奋的点不在于十亿美金的收购、六位数的年终奖,而在于信息产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着巨变,改变着生活,创造的门槛大幅降低、传统行业的产业链重新洗牌……大三的时候,LBS让我感到兴奋,那时翻遍了艾瑞上所有的文章,专家们全都在谈论着签到,而我有预感LBS必然有更为重要的意义(从此不再相信专家)。后来,手机与电脑的连接也让我感到兴奋。而现在,有更多值得兴奋的事情,几乎每天都在兴奋顶峰与跌回低谷之间饱受折磨……

有这样一种猜想,“当一位智者发现了终极定理,根绝了一切的可能性,人类所能做的事就只有依据这种真理来做价值判断了。”,被剥夺了探索的乐趣之后,眼中的世界越看越窄,甚至无需考虑对错,只剩下了如何行动。的确有一些人是依托于社会的价值判断去生活的,该读什么专业,找什么工作,寻找什么样的伴侣,拥有什么样的物质条件,总有一种声音为你规定好标准答案。这样活着,也没有错,只是从来没真正对过。

私以为真正的乐趣在于探索与验证,重要的不是结论,而是逐渐掌握更多事实依据之后形成的独有的衡量标准。极限值没有办法达到,却可以逐渐接近。“须知参差多态,乃是幸福的本源。”

分享到:

Fatal error: Allowed memory size of 67108864 bytes exhausted (tried to allocate 51 bytes) in /home/autumn/wordpress/wp-includes/cache.php on line 5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