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标题-1

光荣的荆棘路

在年度需求发布会WWDC 2013之后,刻意不去关注科技博客的评论,而是重温了2007 Macworld 发布 iPhone、2010 WWDC 发布 iPhone 4。时间的年轮,就请尽情地碾过吧。我一个人,怀念那年的苹果。

2007

看着Steve Jobs在台上演示时,用第一代iPhone打电话给Jony Ive,Steve说,“经过两年半,我依然难以想象,能在大家面前用iPhone打电话有多感动。”台下的Jony Ive激动的哽咽不能言语。这样美好的时刻,能感受到胸腔里有种激动在回荡,忍不住流下眼泪。

从零到有的突破就像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前方没有先人留下的指南,并不确知这条路究竟能不能行得通,但心中始终有一种声音在激荡,你知道现在这个世界很多事情是不对的,就算别人习以为常,就算一路有嘲笑与障碍,还是无法阻止你忍不住想要改变它。

Steve痛斥着带有键盘的复杂智能机易用性有多么低,对开发者和用户有多不友好。他罗列着这些年苹果带来的创造,1984年Macintosh的推出改变了整个电脑行业;2001年第一款iPod改变了整个音乐行业;2007年,iPhone以多点触控、虚拟键盘、桌面级的应用程序重新发明电话。

2010

比起功能点的列举,Steve更强调的是使用产品时的情感,演示始终以内容为中心,传达着沉浸式的体验。

这时的Steve十分注重开发者。在他的言辞中,苹果的应用只是开发者中的一员,他知道开发者生态链中,共赢有多重要。

2013

关于iOS 7的新设计,我能理解当最受欢迎的主流App都不再遵循iOS设计模式的时候有多尴尬,也能理解匠人之心嘛眼中总是看到缺陷想要再折腾点什么。我只是有一些担心……

一是,作为系统,iOS 7能否保持它的易用性,让小孩子、老人凭靠直觉也懂得如何使用。仅仅靠颜色和文字能否表达出状态和可点击事件的区别?

二是,作为平台,iOS 7能否通过GUI让各类应用遵循规范就创造出优雅的应用。比如之前图标的一道默认高光,在新风格中对应的是图标加渐变底色么?

三是,作为当前的领先者,苹果把精力放在折腾设计风格上的时候,其他领域慢下来的步伐会不会成为其他公司的机会?

一次需求评审的时候,雨森问,你们有没有想过,三年后的移动电商是怎样的,还会是一个200个商品的列表么?那一刻有种被击中的感觉。任何事物都没理由受限于当下的形态和资源,尤其是它还不够完美的时候。未来的移动电商当然不应该仅仅在列表页、详情页、促销之间折腾,在我的想象中,它应该提供一种有趣、便捷、贴身又贴心的解决方案。同样,移动广告不应该是糟糕体验的横幅广告。移动游戏不应该阻隔人与空间、人与人的连接。移动教育也不应该仅仅是视频与电子教材……太多现状值得去改变。

踏上光荣荆棘路的动力,正是来源于不满于现状,忍不住想要改变些什么的迫切渴望。2007 Macworld的最末,Steve引用了Wayne Gretzky的一句话,“I skate to where the puck is going to be,not where it has been.”

分享到:

Fatal error: Allowed memory size of 67108864 bytes exhausted (tried to allocate 35 bytes) in /home/autumn/wordpress/wp-includes/comment-template.php on line 1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