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简生活

假日偷闲,与外公外婆漫步于植物园。

想象中的植物园,应该是各色奇异植物交错生长之地,如同展厅里的蝴蝶标本一样供游人赏玩。但是,所见之处,并无姹紫嫣红,只是大片的绿色弥漫开来一望无际,没有太多人工的痕迹,任由着各种树木肆意生长着,在初夏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。顿悟,原来,简单、归于自然才是植物应有的原生态的美丽。

耳畔,鸟鸣和着微风的气息、孩童的欢笑;

鼻息,氤氲着树木的清新香气和棉花糖的甜甜味道;

眼前,有嬉闹的孩子、晨练的老人,无涯的碧绿翠绿嫩绿环绕着小小的湖。

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词,极简生活。很多时候,我们都在为人生做加法,一层层华丽外衣包裹下,赋予了生活太多的附加品,终究失去了它应有的朴素。为了追求与岁月对抗的美丽,有了粉底液遮瑕膏,于是又有了与之对应的卸妆油洁颜乳。为了追求批量生产,有了大棚生产与转基因,于是又有了与之相对比的包装精美、价格高昂的农家绿色食品。万物相生相克,破坏了一个圈的平衡,必然要引入新物质加以弥补,往往复复,无穷尽矣。有一篇巴厘岛的游记里面写道,“我们都误读了奢华这个词,奢华,其实是极致的简朴和纯粹。”颇有几分东坡的“绚烂之极复归平淡”的味道,想必是拥有过绚烂,才更懂得珍视平淡,明白平淡不是生计所迫时粗茶淡饭的无奈之举,不是厌倦了松露飨宴后偶尔换换胃口的萝卜白菜,而是经历浮华后“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”的智慧与境界。

一直以为,最懂得生活的,是孩童与老人。

在懵懂的孩童时期,世界是一个大大的问号,我们怀着好奇去探索,眼中的任何事物都是新鲜与未知的。天是蓝的,海也是蓝的,这多么神奇!鸟儿会飞,鱼儿会游,这多么不可思议!这个,叫做山,那个,叫做水。对于他们,每一分钟都有新的发现,这让平淡的时光也变得精彩纷呈。

而后的成年时期,世界是一个小小的句号,一切都被主观意识安排了定义。因为太熟悉,我们对周遭的一切变的麻木、熟视无睹。我们眼中的山光水色变得寻常,甚至被概念蒙上了一层迷雾,失去本色。游山,自然要登一览众山小的泰山,方能领略山的刚毅;玩水,自然要去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漓江,方能感悟水的柔情。只是,浮光掠影后,空余到此一游的纪念照片,和记忆中人群喧嚣的场景,至于山光水色,却无暇顾及。

到了老年时期,世界是一个无限的省略号,我们会意识到,用自身的有限性去丈量自然的无限性是多么肤浅,能把握的只有当下,不争名利,不忧生死。于是回归自然,放下概念,以清明坦荡的心灵去重新认识世界。山,原来可以如此悠然。水,原来可以这般透彻。这番质朴的感悟,想必是“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”的大智慧。

但是,生命何其短暂,何必要用一生的时间去领悟不受外物束缚的自由?以一种极简的方式去生活,何尝不是道家所崇尚的逍遥?

素衣布鞋。不招摇不抢眼,走在路上的每一步却都是踏实的。有着民族风情的印花老北京布鞋,竟比价格是其十倍的小羊皮质地千百度松糕鞋要舒适的多。

不施粉黛。找回本色的自己。我爱我的雀斑,还有笑起来弯弯的眼睛。

饮食清淡。晚餐一道白灼芥蓝,几颗时令水果点缀在侧,满眼的翠绿鲜红,却比鱼肉来的有食欲。

不为形缚。培养不为外物所动的能力,外界的评价,物质的多寡,都不会影响到内心的富足。把握世界,重要的不是世界的样子,而是如何去把握。 

继续罗列下去,却发现许多极简的生活方式正在默默消逝着。

一个喜欢摄影的朋友说,还是最怀念胶片相机的感觉,在暗房里冲洗的每一张都充满着期待。如今,胶卷时代离我们远去,取而代之的是单反的盛行和数码相机的普及。

 还有,在录音机中播放磁带的时光也一去不复返了,记得那时喜欢任贤齐的声线,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听,直至所有曲目都熟稔于心。如今,电脑、MP4里几百首歌,他方唱罢我登场,少了几分静心体味的细腻。        

纸质的时代似乎也逐渐被取代,记得小时候,在新年之际,朋友之间总要互赠贺卡,书写几句温馨的话语略表情意,而不是可以群发的祝福短信。分隔两地的朋友,以书信寄托思念,文字仿佛也变得有温度,可以在字里行间揣摩对方的心意,读罢,整齐放在盒子里,一叠一叠,满是沉甸甸的幸福。

甚至,纯爱的时代,也在离我们远去。最羡慕外公外婆的爱情,老照片上外婆梳两只麻花辫亭亭玉立,外公目光坚定站的笔挺,没有山盟海誓的浪漫,但一牵手,就是一辈子的不离不弃。婚礼简单而朴素,没有钻戒没有酒宴,甚至结婚照都是在金婚时补上的。四十年代的爱情,多了几分踏实,在岁月的涤炼中呈现出真爱的厚重。

德国极简主义设计大师格里克曾经说过:“用简洁的形式追究事物的根源和本质,但其中应加入一点非理性的东西,它是个性的来源,是人性的触摸。”  时光不可逆转,但我们依然可以以最为简单最为质朴的方式,寻求一处心灵的诗意的栖息地,生活出另一种可能。

分享到:
  1. 我赞同,为啥女主都是那么的惨,特别是以塞,有什么了不起的,整夕颜。梵洛伽还调戏妹子。就戈辰稍微好了一点。看不下去了,这什么鬼作者啊,让妹子们受苦,能不能对她们好一点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