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次泪水的洗礼,都是对灵魂的净化

静静蜷在床角捧着这本书,时而流泪时而叹息,耳边神秘园那张专辑不知循环了几遍。读罢,心中一阵释怀,因为索拉博的那抹微笑,更因为阿米尔终于有勇气追寻那只折射着人性光辉的风筝。

轮回这个字眼在脑海中回荡了若干遍。哈桑的兔唇在受重伤的阿米尔脸上“重现”;阿米尔对哈桑的孩子重复着那句“为你,千千万万遍”;对两代人施暴的阿塞夫最终成为哈桑口中的“独眼的阿塞夫”;阿米尔像疼爱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索拉博。

尽管这是小说,但我仍相信世界上没有偶然,冥冥之中的因果早已为故事作下铺垫,拉辛汗说“当罪行导致善行,那就是真正的获救”,我想这也是因果的一种方式,在善与恶的天平上,阿米尔努力向着善的那端添加砝码来获得解脱,找回曾经失去的真主。他是幸运的,手握风筝线,他找到了生活的意义,不是苟且偷生,不是自我保护,而是将爱与希望传递。

前几天和妹妹讨论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”这句古话,她说,”滴水之恩,就应当滴水相报”。我笑笑,这样说来,当时的滴水也已增值或贬值,又怎能和此时的滴水相等同呢。这个时代太浮躁,每个人都会精确地计算自己的得与失,仿佛一切都可以用数字来计量投入产出比,礼物成为交易,恋爱成为投资,还有什么是值得我们真心付出的呢?有人把哈桑的忠诚解读为爱的炮灰,而我更愿意相信,这出于接纳一切的爱的本能。我们关心的是如何得到爱,却不是如何去爱,这样的感情抑或来自需求,抑或来自欲望,惟独不是爱。当把自我放在第一位,去追求等价交换时,永远不会明白爱的真谛。如果说盗窃是原罪,那争夺别人的爱与付出,又何尝不是一种罪行呢?

唯心也好,理想主义也罢,我愿意相信,爱是一种内在的本能,它一直存在。

分享到: